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络快讯 < 具体内容
网络快讯
构建多元化能源结构
日期:2018/4/28
                              2018第2期(总第341期)
 
作为能源需求大国,为了摆脱对传统能源的依赖,我国在新能源的开发利用中投入了较大的精力,不但下大力气开发了多种新能源技术,同时在政策层面也制定了新能源发展战略,目的是使各种能源占能源总量的比例与在一定的资源和技术经济条件下使这种比例趋于合理,达到提高能源开发利用整体效益的目的。目前,中国的清洁能源战略通过构建多元化能源结构、能源结构优化而日趋完善,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煤炭消费比重下降8.1个百分点,清洁能源消费比重提高6.3个百分点,对全球能源结构产生重大影响。在推进供给侧结构结构性改革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必须用新的视角观察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
 
                       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难以为继
 
长期以来,煤炭是中国的主体能源和重要的工业原料,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在60%以上。数据显示,每完全燃烧1吨标煤的商品煤,大约生成2.64吨二氧化碳,产生约200—300千克灰渣、12—15千克二氧化硫、50—70千克粉尘以及16—20千克氮氧化物等。中国传统的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不仅带来经济运行成本的增加,而且严重威胁到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是未来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之一:
——资源约束突出,能源效率偏低。中国优质能源资源相对不足,制约了供应能力的提高;能源资源分布不均,也增加了持续稳定供应的难度;经济增长方式粗放、能源结构不合理、能源技术装备水平低和管理水平相对落后,导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和主要耗能产品能耗高于主要能源消费国家平均水平,进一步加剧了能源供需矛盾。单纯依靠增加能源供应,难以满足持续增长的消费需求。
——能源消费以煤为主,环境压力加大。煤炭是中国的主要能源,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在未来相当长时期内难以改变。相对落后的煤炭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加大了环境保护的压力。煤炭消费是造成煤烟型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也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来源。从有关部门的统计来看,煤炭使用过程产生的污染是中国最大的大气环境污染问题。全国烟尘排放量的70%、二氧化硫排放量的90%、氮氧化物的67%、二氧化碳的70%都来自于燃煤。
“中国的煤炭消费量约占全球一半,再加上此前利用方式粗放,大量煤炭分散燃烧带来了高排放。”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韩文科说。
——市场体系不完善,应急能力有待加强。中国能源市场体系有待完善,能源价格机制未能完全反映资源稀缺程度、供求关系和环境成本。能源资源勘探开发秩序有待进一步规范,能源监管体制尚待健全。煤矿生产安全欠账比较多,电网结构不够合理,石油储备能力不足,有效应对能源供应中断和重大突发事件的预警应急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和加强。
 
                         国际能源格局深刻转变
 
随着全球经济的快速发展,能源生产与消费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石油、煤炭所占比例缓慢下降,天然气的比例上升。同时,核能、风能、水力、地热等其他形式的新能源逐渐被开发和利用,形成了目前以化石燃料为主和可再生能源、新能源并存的能源结构格局。与此同时,资源和环境对能源发展的约束越来越强,能源安全问题也逐渐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关注,新一轮能源技术革命正在孕育发展。
首先,技术进步开启非常规油气时代,世界能源“供应革命”方兴未艾。上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曾引发资源枯竭忧虑。但近年来的技术进步使油砂、致密油、深海石油等变得经济可采,世界油气开发逐渐由常规资源进入非常规资源阶段,“有效”资源量显著增大。据英国石油公司估算,目前全球石油技术可采储量约2.6万亿桶,远超未来20年全球石油需求(0.7万亿桶)。同时,世界能源供应前景广阔,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未来之星”或将不断涌现。例如,天然气有望成为世界第二大能源;天然气水合物资源量据估计达2100万亿立方米,可供世界使用1000年;可再生能源成本快速下降,竞争力不断提升,其在世界能源中的比重将从2015年的3%增至2035年的10%。  
其次,低油价刺激作用减退、能效提高,世界能源消费增速放慢。分析显示,特别是中国及其他新兴经济体快速工业化带动的“能源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轮需求增长正接近尾声”,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增幅将降至100万桶/日左右。2015-2035年,全球能源消费将仅增长30%,远低于同期世界经济增幅;年均增速将由过去20年的2.2%降至1.3%。从长期来看,世界经济绿色化、能源结构低碳化乃至无碳化是大势所趋,天然气、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需求将显著增加,煤炭、石油需求增长将相对放缓。 
第三,资源国强势地位削弱,国际能源市场向买方倾斜。近年来能源市场变化对消费国非常有利:数量上,资源充裕、供应宽松。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全球液体燃料持续供大于求。国际能源交往过程中,地缘政治、外交等因素虽仍起作用,但利润、价格成为主要考量。消费国能源储备充足,资源国依赖出口,生产方和消费方相互依存,利益相互渗透。油价提振乏力、非常规油气竞争和西方国家收缩投资,促使资源国调整对外合作政策,降低资源控制力度,放宽外资准入限制。在新的国际能源格局下,备受瞩目的“世界油库”中东地位下降,经济遭受沉重打击。同时,随着西半球油气生产的崛起和欧洲市场需求的减弱,中东能源对亚太市场的依赖进一步上升,中国等亚洲进口国战略买家地位凸显,沙特、伊朗等中东产油国在亚洲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长期以来的“亚洲溢价”消失,亚洲能源贸易条件正在改善。
 
                         能源结构的多元化转变
 
能源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结构性矛盾问题凸显。以提高供给质量、满足有效需求为根本目标,以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优化供给结构为主攻方向,是能源结构多元化的根本目的。为此,通过推进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化解防范产能过剩、实施重大战略工程、着力补齐供给短板、创新生产消费模式等举措下,进一步调整优化能源结构、转变能源发展方式。从最近公布的数据来看,我国能源结构正由煤炭为主向多元化转变,能源发展动力正由传统能源增长向新能源增长转变。
从规模上看,截至2017年底,全国发电装机总量累计达17.8亿千瓦,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达到约6.5亿千瓦。2017年,全国光伏年发电量首超1000亿千瓦时,天然气产量约1500亿立方米,从世界第十八位上升至第六位。
从质量上看,清洁能源开发正从资源集中地区向负荷集中地区推进,集中与分散发展并举的格局正逐步形成;消费侧,党的十八大以来,煤炭消费比重累计下降8.5个百分点,清洁能源消费比重大幅提升。2017年,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气消费比重分别达到13.8%和7%,累计上升4.1和2.2个百分点;电能替代量达1000亿千瓦时以上,天然气替代量达300亿立方米。
从效率上看,“以光伏为例,目前我国常规单晶硅电池和多晶硅电池转换效率分别达到19.8%和18.6%,先进技术单晶电池和多晶电池转换效率分别达到21%和19.5%以上,技术水平和经济性全球领先。”国家能源局有关负责人介绍。
 
                         构建多元化能源体系
 
我国现有的能源体系必须实现一次全面、深度和长期的转型,既要适应钢铁、建材、有色、化工等传统高耗能行业增长放缓、能耗进入峰值平台期的大趋势,又要增强电、热、冷、气等高品质清洁能源服务的供给能力;既要面对未来季节峰谷差扩大、日度负荷曲线波动扩大和用能区域布局分散化的现实,又要全面拥抱大数据和“互联网+”等信息化技术,实现能源供需系统的整合与协调,提升能源系统的综合效率。为此,必须从以下几点重点把握:
——坚定不移地深化能源领域改革。要通过改革还原能源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体系,建立健全现代能源监管体系,提高能源部门发展的质量、效益和竞争力。
——提高煤炭资源利用效率。既要坚定不移地降低散烧煤比重,又需要稳步推进清洁燃煤发电机组改造,大力发展低阶煤的分级分质利用,还要持续探索以煤为原料的精细化工产业等新发展方向。通过去产能和补短板的组合效用,实现煤炭资源利用率和行业自我发展能力的稳步提升。
——多措并举加快天然气市场化。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实现第三方公平准入,降低天然气中间环节成本;建立合理的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抓住美国扩大LNG出口的时机,充分利用国际低价天然气资源。通过多措并举,争取“十三五”末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能够达到10%,成为主体能源之一,并力争到2030年,这一比重达到15%左右。
——将化石能源利用和可再生能源发展、能源体系优化统筹考虑,提高能源系统的灵活性和综合效率。可再生能源发展与化石能源高效利用存在较强的互补性。需要通过改革创新,促进煤电、燃气机组转变角色,适应新定位,为可再生能源发展铺平道路。目前,风电、光伏的发电成本每年约以10%的速度下降,小型天然气燃机基本实现国产化,地热资源梯级开发利用技术日益成熟,大数据技术和智慧能源系统解决方案日新月异,未来能源的生产和消费将从“以点为主”向“点面协同分布”转变,“多能互补”+智慧能源形成的创新型分布式能源供应体系,具有日益广阔的空间。因此,未来能源系统应逐步朝着“宜集中则集中,宜分散就分散,集中为分散当备用”的灵活智慧能源供应体系转变,以促进系统灵活性和综合效率的逐步提高。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加强国际能源合作。能源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积极推进中亚—俄罗斯、中东、非洲、美洲和亚太五大油气合作区开发建设,完善和扩大西北、东北、西南和海上四大油气运输通道,进一步健全跨国油气管道安全稳定运营机制,提升通道安全可靠的运输能力。同时,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深化双边、多边能源合作,加强与能源生产消费大国和国际能源组织的交流。
 
参考文献:
1.张茉楠:3E模式助推中国经济转型,2010年1月25日,上海商报
2.BP首席经济学家:为什么说中国是能源市场竞争的最大受益者? 2018年4月12日,界面新闻
3.我国能源结构正由煤炭为主向多元化转变,2018年4月8日,人民日报
4贾康:我国需改变基础能源比价关系“逆绿色发展”的现状,2018年1月25日,经济日报
   
                                                          策   划:赵玉红
                                                          本期责编:刘佳杰
 
COPYRIGHT 云顶集团4008娱乐网址 辽ICP备09027211号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登录
单位地址:沈阳市皇姑区泰山路86号 邮编:110031 电话:024-86120491 传真:024-86806209
推一把28推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