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络快讯 < 具体内容
网络快讯
中美贸易战
日期:2018/4/28
                               2018第3期(总第342期)
2018年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据“301调查”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指令有关部门对华采取限制措施,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单方挑起中美贸易争端。
                             背景:中国的崛起
特朗普此次挑起中美贸易战,直接目的在于以中美贸易严重失衡迫使中国进一步对美开放市场,深层次目的在于试图重演上世纪八十年代美日贸易战以遏制中国复兴,根本目的则是抑制中国的崛起。
中国GDP总量在2008年超越欧洲经济最发达的德国,2010年又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自2013年以来,中国连续三年成为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大国,2016年以204亿美元之差被美国反超,但2017年中国进出口总额增长14.2%,增幅创6年新高,再次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2018年1月12日,中国海关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中美贸易总值为3.95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2%,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14.2%,其中对美出口2.91万亿元,增长14.5%,自美进口1.04万亿元,增长17.3%,对美贸易顺差1.87万亿元,增长13%。事实上,这一数据发布后,多家外媒和机构预测,中美贸易战或一触即发。
2017年年底,特朗普任内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明确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大国竞争正是此轮贸易战的大背景。特别是国内供给侧结构改革和产业升级的进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直接触痛美国的神经,美国企业界的许多行业被愈来愈有底气的中国所挤压,贸易战只是一个撕破的一个矛盾而已。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政策研究所长陈玉宇表示,这一次贸易摩擦,并不是一次我们以前经常见到的贸易矛盾问题,它是全球化这个怪兽在过去二三十年对全球的经济、政治、社会阶层造成的深刻变化之后的一个结果。说白了,全球化造成了民族、国家间的赢家和输家,也造成了一个国家内部不同收入群体的赢家和输家,因此这种深刻的经济变化所带来的社会结构的变化就会演变成意识形态、文化、政治生态上的各种变化。
事实上,中美贸易严重失衡责任不在中国,主要原因在于美元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美国过度消费的低储蓄模式、全球价值链分工以及美国对华高新技术出口限制等。巨额贸易顺差折射的是美国产业的危机,中国直接端走了美国工人的饭碗。
                               中美经贸关系的摩擦点
“让美国再次伟大!减少贸易逆差、让制造业回归美国、让美国中产阶级重回镀金时代……”,这是特朗普竞选总统时的承诺,而这些也恰是中美经贸关系的痛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酝酿对华的战略转型主要还是基于中美经贸关系的几个关键点:
第一是以钢铁为代表的原材料产业,美国认为中国出口价格过低,一直对华采用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政策。特朗普能够当选总统,是因为美国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密歇根以及俄亥俄四个州以前支持民主党,后来支持了共和党。而这四个州是美国传统的制造业地区。
第二个摩擦点是知识产权。服务业的发展就是要靠知识产权的保护,比如《纽约时报》的新闻是要付费阅读的,还有高科技以及商业模式等。历时7个月的“301调查”马上就要到期了,这个调查就是针对知识产权。一旦认定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美国就会实施惩罚性关税。
第三个是对中国赴美投资和并购进行安全审查,主要集中于是高科和金融服务业领域。美国已经开始立法强化美国海外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的职能,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和并购行为,加大安全审查力度。
第四个就是美国批评中国的经济制度,说中国不是搞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是WTO的原则精神。实际上,因为中美经济结构在全球化后发生了重大改变。美国失去了制造业,只有服务业;但特朗普认为,WTO所有规则都是保障制造业自由贸易的,而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产值占1/4,所以WTO是天然有利于中国的。
                                 故伎重演
日本、欧盟都曾成为美国贸易战的目标。二战后,日本实现了经济20多年的高速发展,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某些经济指标的迅猛增长令美国感到不安。从1975年至1991年,美国共向日本发起了15次301调查。上世纪70年代,日本汽车占据美国市场份额20%以上,而美国车在日本几乎没有市场。80年代初期,美日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整体逆差的30-40%。为了保护本国汽车业,1981年至1987年,美国政府限制从日本进口汽车,对日本进口摩托车征收45%的重税,对来自日本的电视、计算机等电子产品征收100%的重税。限制进口日本车的措施让美国汽车制造商通过提高汽车售价减少产量抬高价格等手段获取利益。在启动对日贸易战后的10年,美日贸易逆差并未得到改变,1987年美日逆差曾达到567亿美元高峰,占美国贸易逆差的35%,这段时间内逆差水平基本都在400亿美元之上。然而,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统计,1982年至1984年,由于汽车产量减少,美国减少近6万个岗位,是里根任期中失业率最高的时期。
美欧之间的贸易战,比美日贸易战次数更多,行业范围更广。20世纪70年代,美国开始执行出口补贴制度,其海外销售收入可以享受免税待遇,1984年美国会又通过外销公司法,以法律形式确定继续沿用出口补贴政策。1997年,欧盟就此问题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1999年10月,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作出裁决,认定外销公司法实行了“非法出口补贴”。2000年11月,欧盟认为,美国对微软和波音实施了出口减税计划,致使欧盟15国有关公司在外贸方面损失了40多亿美元,为此欧盟于2000年11月17日再次向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提出控告,并要求对美国出口产品征收总额高达40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2001年8月,世贸组织宣布支持欧盟的申诉并正式授权欧盟对美国产品进行40亿美元的制裁。这是自从世贸组织1995年成立以来所批准的最高金额的贸易制裁,这次裁定的惩罚数额约为此前世贸组织就其他贸易争端所裁定惩罚数额的10倍。
相比于美日、美欧贸易大战,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秦升认为,中美贸易战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与最大的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战,美日、美欧贸易战是量的问题,中美贸易战质的问题。而且,政治军事方面,日欧对美国都有相当程度的依附,这对贸易战的最终结果影响很大。
                               损人不利己
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近40年来,中美经贸合作给两国提供了巨大市场。在中美投资协定谈判中,中方承诺放宽市场准入,在银行,证券,保险,电信,文化,互联网,汽车等领域进一步扩大开放。同时,中国继续改变主要依靠投资和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并在加大节能减排力度,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继续与美方加强合作。需要强调的是,中国的做法是为了自身发展进步作出的主动选择,符合13亿中国人民的利益,也契合美方的诉求。当然,合作从来都是“双行道”,是互惠互利的。
从美国此次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产品领域看,有医疗器械、高铁设备、生物医药、新材料、农机装备、工业机器人、信息技术、新能源汽车以及航空设备,基本来自“中国制造2025”产业范围。一旦中美贸易战全面升级,对中国高端制造发展及经济增长将产生不利影响,但同时也将势必增加美国民众生活成本,推升通胀,制约消费,给全球经济复苏蒙上阴影。
位于美国纽约的国际关系智库“欧亚集团” (Eurasia Group)总裁伊恩·布雷默认为,如果中美爆发贸易战,初期中国将遭受更大的损失;但他也指出,特朗普严重高估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比如,除了日本之外,美国的多数盟友都不愿看到中美冲突,并且开始疏远美国相关政策,以对冲风险。另外,“特朗普及其团队也丝毫没有认识到,中国承受贸易战损失的能力远远超过美国。”
美国世界贸易咨询公司研究显示,特朗普先前征收钢铝关税的决定虽将保护美国钢铝业岗位,但会冲击下游行业就业,相当于“每增加1个工作岗位就要损失至少5个其他工作岗位”。与此同时,加征关税导致对经贸政策颇为敏感的纽约股市承压下行,一旦美股“崩盘”,将令全球金融市场风险陡增。美国信息技术创新基金会日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对从中国进口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产品征收25%的关税,这将导致美国经济未来10年损失约3320亿美元。
美国一意孤行输掉的不仅仅是生意、道义、盟友和伙伴,还有损于其作为发达国家、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国家形象,贸易战没有赢家。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外国所副研究员戚凯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战不可能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因为他对问题的观察和解决思路都是有问题的。他的做法不但无助于解决问题,还可能会造成国内消费品价格上涨,并影响美国企业的全球投资。
                                   坦然应对
不可否认的是,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零和博弈,若不加以控制,将损害两国以及全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在美国宣布加征关税清单后的2小时内,中国商务部强硬精准回击,表示中方将依法对美产品采取同等力度、同等规模的对等措施,同时拟立即将美方有关做法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一旦贸易战升级,出口企业首当其冲,其市场规模和就业规模都会受到严重影响,不过这只是第一步。出口萎缩,进而会影响到经济增速,为应对经济增速下滑,提振内需和加大投资就是不二选择。但真正的困难在于国内正处于一轮金融周期的顶部,本来债务率就已经攀到了最高点,防风险去杠杆已经成为政策主基调;此时若要放松信贷重振投资,那么无异于火上浇油。中国的应对选项包括:精准还击美国农产品、汽车、飞机等,以打促和;联合欧盟、亚洲、非洲等其他国家和地区,扩大“一带一路”;汇率贬值;抛售美债;限制美国企业投资;制定新的立国战略等。
中国已经走到一个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为内需导向型经济的关口。借此贸易战的契机,最好的应对是以更大决心更大勇气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充分开发利用国内市场进行消费升级,需要廉价享受更多国外资源同时,提高国内生产效率和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 于璧嘉,中美贸易战美国能占多大便宜?欧盟和日本用历史告诉你,并没有!中国日报、中华工商时报、新华网、第一财经日报,2018年4月16日
2. 陈玉宇:特朗普政府为何在贸易领域频频向中国发难?凤凰网财经,2018年3月23日
3. 解读中美贸易战:为何有这么大顺差摩擦点在哪?重庆晨报,2018年3月23日
4.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 第一财经日报,2018年4月16日
5. 2018年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 激进措施将造成双输局面,凤凰国际,2018年1月29日
 
                                                             策   划:赵玉红
                                                            本期责编:刘佳杰
 
COPYRIGHT 云顶集团4008娱乐网址 辽ICP备09027211号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登录
单位地址:沈阳市皇姑区泰山路86号 邮编:110031 电话:024-86120491 传真:024-86806209
推一把28推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