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络快讯 < 具体内容
网络快讯
防范化解不良贷款风险
日期:2018/4/28

                                     2018第4期(总第343期)
      不良贷款指非正常贷款或有问题贷款,是借款人未能按原定的贷款协议按时偿还商业银行的贷款本息,或者已有迹象表明借款人不可能按原定的贷款协议按时偿还商业银行的贷款本息而形成的贷款。近年来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量率双升,不良资产市场正在进入发展新时期。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银行信贷风险将会持续暴露,未来三到五年不良资产市场规模可能进一步扩大。从市场反应看,防控不良风险的重点已从账面转到隐性,从实体经济转向融资平台。因此,必须防范不良贷款回升乃至爆发。
                                            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加大
      党的十九大报告已明确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作为三大攻坚战之首,防控金融风险是2018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近年来,银行不良贷款进入新一轮扩张周期,成为金融风险隐患。
      数据显示,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自2011年第三季度触底以来持续攀升。截至2017年底,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71万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74%。根据银监会统计数据测算,2016年,不良贷款率最高的四个行业集中在批零业、制造业、农林牧渔和采矿四个行业,不良贷款占到全部不良的30.0%、33.3%、5.5%、4.5%,合计达72.8%。中小企业普遍抗风险能力较差,相对于大企业不良率较高,民营企业破产数量远远高于国有企业。同时,从地区分布看,不良贷款具有从东部发达地区开始逐步向中西部、东三省蔓延的趋势。浙江省不良贷款释放最早,处理的也最为干脆。2012-2013年间,浙江不良贷款率位居全国第一,2016年已退居第八位;而内蒙古,云南、山西不良率逐渐前移。2016年,东北三省不良率较为集中;同期的上海、浙江、江苏、广东、福建等省市的不良率均有所下降。
      在本轮不良贷款率冲击下,银行业首当其冲,影响最为深刻。以中国农业银行为例:自 2010 年到 2012 年中,农业银行不良率水平高于其他四大行 0.5 个百分点以上,与之对应的是,四大行估值同处于下降通道,但农业银行的估值水平显著低于四大行平均水平约 0.1 倍;自 2012 年中到 2014年,农业银行的不良率水平达到历史低位,与其他四大行之间的不良率之差也在 0.3 个百分点左右,不良率差额的缩小也使得这一阶段农业银行的估值水平与其他四大行持平,甚至部分时间段略高;而到了 2015 年,农业银行不良率水平骤升,高于其他四大行 0.8 个百分点以上,估值差距也逐步拉大。2016 年以来,农业银行的估值水平较为稳定,保持在 0.8-1.0 倍之间,而其他四大行估值先降后升,目前工行和建行估值已经接近 1.1 倍,估值差异再次显现,背后的最主要因素仍是农业银行目前仍然较高的不良率水平。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银行信贷风险将会持续暴露,未来三到五年不良资产市场规模或将进一步扩大。”东方资产战略发展规划部副总经理董裕平表示。
                                                              形成原因
      金融企业不良资产的形成原因是纷繁复杂的,一般认为,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这种风险主要是由于银行自身经营管理不善造成的,而我国不良贷款产生的原因却迥然不同。银行不良资产产生的原因除了部分国有企业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经营和财务管理遇到困难以外,还可以分为外部经济环境因素和商业银行内部因素。
      从外部经济环境因素上看,外部环境因素为不良信贷资产的产生提供了赖以生存的条件。市场经济条件下,银行资产质量下降和不良贷款增长主要是经济增速下行的结果,这次集中反映问题的批零业、制造业、采矿业即是如此。制造业不良贷款受外贸增速放缓影响,从东南省份外向型企业开始暴露问题,钢铁、煤炭、水泥等行业不良贷款来自前期形成过剩产能和当前有效需求下降;批零业对资金环境最为敏感,经济下行、行业低迷、流动性偏紧都会造成资金流断裂、不良率上升。同时,部分国有企业资本金严重不足,银行贷款被用作铺底资金。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需要占用的资金是不等量的,其最低额是企业必须经常占用,在需在资金最少的时候也不会空闲出来,这种最低限额的铺底资金,应该使用资本金,而不宜使用银行贷款,使用了贷款就无法归还。从中观和微观层面上看不仅仅是企业,银行业存在同质化竞争,融资行为同周期,放大了经济增长和企业资金面的波动。一旦经济进入下行或信用收缩时期,银行马上强化风险管控,压贷、抽贷对企业经营生产产生严重不利影响。企业与银行互为消长,助长了不良风险的形成及放大。
      而国有商业银行内部因素对不良贷款的增加和膨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贷款管理机制落后,自我约束力不够。近十几年来,国有商业银行的业务发展突飞猛进,但不容忽视的是,在贷款管理上存在着重数量规模,轻质量效益的粗放经营倾向,重贷轻管,重放轻收,跟踪不到位,约束力不够,特别是违规操作比较多。可以说贷款管理机制的落后、管理环节上的薄弱是不良贷款产生的一个根本原因。同时,防范和化解不良信贷资产,对国有商业银行来说是一项艰巨而又复杂的系统工程,必须眼睛向内,找准突破口,多管齐下,标本兼治,更新观念,把不良信贷资产提升到一种可挖掘利用资源的高度加以认识。
                                                         带来的后果
      2006年外资银行在中国正式享受国民待遇,国有商业银行将面临外资银行的激烈竞争。如果不良贷款比例不降下来的话,银行的经营效益首先会受到严重的影响。不良贷款的贷款利息难以收回,银行还须支付储户存款的利息。另一方面,虽然不良贷款自2016年年底已基本稳定,但较高的拨备和利润基本覆盖账面风险,账面不良根本无法反映不良贷款的风险状况。
      ——不良贷款的存在不利于银行业及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从逾期贷款上看,上市的五大国有银行和主要股份制银行在2011-2016年的合计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分别为76.96%、83.14%89.2%96.85%、95.56%。《中国金融稳定报告》显示2014-2016年间银行业金融机构这一比例分别为80.08%、94.63%、102.6%。两个比例均呈现上升态势,显示认定标准趋于宽松,造成不良贷款已被低估。国有企业、大型企业贷款规模越大、涉及银行越多,一旦发生一笔不良贷款就会发生连锁反应。江浙地区经济企稳回升较早,民营企业比例较高,不良贷款暴露较为充分,中西部地区却被严重低估,不利于银行业及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不良贷款的存在会助长企业互相拖欠贷款,使社会信用恶化。企业相互拖欠贷款和国有企业拖欠国有银行贷款,是当前社会信用恶化的两种主要表现,而且它们的根源是相通的、互为因果的。企业相互拖欠,销货企业不能及时收回销货款,归还银行到期贷款,银行的不良资产就会增加。反之,银行不良资产增加,等于接受了被拖欠企业转嫁过来的损失,减轻对企业催收贷款的促进和推动力度,等于银行放纵和助长了企业相互拖欠贷款。因此,只有采取坚决措施解决企业拖欠银行贷款问题,才能促进和推动企业间清理贷款拖欠,使整个社会信用状况得到了改善。
      ——不良贷款的存在加大银行处置不良贷款的风险。经济要加快发展,必须要有相应的信贷支持。不良贷款余额反映的是会计期末的时点数据,而会计期间银行已经通过自主清收、自主核销、批量转让等途径处置不良贷款,降低了不良贷款期末的余额和比例。将处置不良贷款还原后计算的不良贷款率,能更准确反映不良贷款形成的趋势。
      ——不良贷款的存在使银行改革无法进一步深入。我国商业银行改革的方向是国有商业银行逐步实现股份制,已实行股份制并具备上市条件的其他商业银行逐步实行股票上市。实行股份制和股票上市需要增加透明度,公开资产负债和财务状况,达到有关标准。如果不能把不良资产降下来,就达不到上市标准,就不可能上市,即使上市了,股票的出售也将成为问题,这就会推迟我国银行业的改革进程。因此,必须尽早解决商业银行特别是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过多的问题。
                                                              防控重点
      目前,防控不良贷款风险的重点既应关注实体经济又要关注房地产及地方融资平台的潜在风险,要进一步加快房地产和融资平台制度改革。事实上,监管部门多次针对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进行监管,但实际效果有限。根本在于体制机制改革及落实不到位,深层次问题没有触及。化解这类风险既要重视资金供给方的金融监管,更要注重资金需求方的制度改革,同时推进,两手都要硬。
       因此,必须建立房地产市场 发展的长效机制和市场波动条件下的风险对应机制,把城镇化推进、居住需求提升相结合,避免调控一刀切。加快融资平台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划分匹配地方政府的财权、事权,改革地方的财税体系,对平台分类、撤并、转型,有效释放和化解风险。同时,要完善激励相容机制,特别是在经济下行期和结构调整期实施逆周期金融监管,增加对不良率上升的容忍度,适当将对商业银行监管指标的考核压力,完善国有银行考核制度。此外,促进国有企业银实行股份制的改革,建立适应市场经济需要的企业经营机制,公开发行股票在,用所得资金冲销不良资产,偿还银行贷款,还可以使企业增加资本金,降低负债率。同期也要对不良贷款进行分层处理,对现有的不良资产不能简单粗放地处理,而要细化分类,对不同类型、不同等级的不良资产在采取措施时要因地制宜,找准突破口。
                                                   美国处理银行不良资产的启示
      在银行业危机中,美国一些大银行内部也产生了大量不良资产问题,它们依靠自身的力量解决了这些不良资产,摆脱了困境。
      ——提取坏帐准备金。坏帐准备金的足额提取增强了银行消除贷款损失和抵御风险的能力。
      ——调整债权结构。根据贷款出现的问题的原因和程度,银行与债权人重新协议商业银行贷款条件,或减免利息,或延长贷款期限,或追加担保和资产抵押,以尽量增加项目的潜在价值,提高商业银行的优先清偿地位。
      ——通过法律手段。商业银行通过法律手段,取得贷款抵押物的所有权,并以资产拍卖收入偿付贷款损失。
    ——好银行加坏银行模式。将母银行的不良资产按公平市价连同已经分配好的储备一并转让给一家单独成立的子公司,母银行由于转让了不良资产而成为资产优良、资产充足的好银行,而子公司由于接受了不良资产而成为坏银行。
       不难发现,这些富于创新的措施和手段为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的处理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市场,追求不良资产处理速度的同时又能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新的措施可以对我国处理不良资产的措施带来一些新的方向和解决途径。

    参考文献:
      1.银行业不良贷款增2000亿未见顶 不良资产包价格虚高缓解,2018年4月26日,经济参考报 
      2. 银监会:去年四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74万亿, 2018年2月9日,网易财经
      3. 2017年中国农业银行不良贷款原因深度调查分析,2018年2月6日,行业网
      4.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化解方式比较分析,2018年1月4日,新浪综合

                                                             策   划:赵玉红
                                                                   本期责编:刘佳杰

 

COPYRIGHT 云顶集团4008娱乐网址 辽ICP备09027211号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登录
单位地址:沈阳市皇姑区泰山路86号 邮编:110031 电话:024-86120491 传真:024-86806209
推一把28推百度